校友俱乐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校友俱乐部» 校友文萃

写在2012年院庆

作者:2005级广告 王丹妮 | 发布日期:2012-11-28
 
 
2005年到现在,不知不觉已在北京度过了八年的岁月,我最美好、最单纯、最快乐的六年时光永远的镌刻在中财、在文化与传媒学院的纪念碑上。
如今,我已步入社会职场一年有余,每当和老同学见面或者通话,总是不由得将话题转移到我们的母校、我们的学院身上。每一点细微的变化总会让我唏嘘良久。从私心上讲,很希望学校的样子能永远停留在我读书的时候,这样会让我有种我并没有离开的错觉,让我觉得我依然是个只需要为了微积分考试担心的学生,工作、婚姻、家庭都离我很远很远……
没有毕业的时候,看到工作后大家的感慨总觉得很酸,现在恍然发现原来我也是一样的酸人一个。没有办法,谁让人天生是感性的动物,有时候只需要一点点细微的事物就可以触动你脆弱的神经,然后陷入怀旧和感慨的怀抱中不愿离开。
今年九月教师节,和本科的老师同学们一起在学校附近吃了个饭,期间老师的一句感慨让我瞬间红了眼眶。老师说:“怎么这么快呀,你们都毕业三年多了。我还记得你们刚毕业的那年,新学期我还下意识的在校园里面到处找你们,心里想着这些孩子都去哪儿了,怎么一个都不见了呢。然后才意识到你们已经毕业了。”是的,我毕业了,地下食堂的面条、蜀香苑的川菜、小南门的麻辣烫,这些当时都已经吃腻了的东西如今有些已经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当中了。平日里任凭这些学校的回忆堆砌在角落里,本以为会被工作的事情排挤到七零八落,但是没想到,就像野草一样,只要仔细去找,永远都是那么鲜活,不需要精心打理,但是却生机勃勃。
好在自己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在怀旧、感慨的怀抱中停留短暂的时间,充充电,然后便能抖擞精神的继续在现实的世界中拼搏。虽然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学院,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六年的时光不仅镌刻在学校的纪念碑上,它更镌刻在我的骨子里,直到现在,我写报告依然还是保证固定值22磅的行距,习惯已经养成,对此十分欣慰。骨子里我始终是文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