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俱乐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校友俱乐部» 校友文萃

说说我的中财吧

作者: | 发布日期:2012-11-28

(2003级财经新闻旧照)
 
    记得,自己曾经写过一篇关于中财的文章.里面口无遮拦的说过这样的话:中财之于我仅仅是一张位于上铺的床,因为我天生的对睡眠有难以抗拒的痴迷;几个生意红火的饭堂,因为我不是铁打的,一顿不吃会饿的慌;一块尘土飞扬的操场,因为跑道上积攒了我每天锻炼的身影。一个看上去富丽堂皇的图书馆,因为各种书籍报刊杂志可以填充我的匮乏的头脑。
    但是,重新来审视中财,撇除那些不理性的牢骚和抱怨,你会觉得中财是可爱的。(其实更确切的说,我的直接归属部门是文化与传媒学院)。自己的学院在中财不是主流的,不是先锋。所以那种崇尚风骨和激情的节奏便没有能和整个学校产生共振。在边边角角生活的人总是习惯性的抱怨,甚至是咒骂。可能自己也是如此的吧。
    但是,渐渐的,我明白了自己的天真或浅薄,我也就真正的了解了中财。我不再认为中财的校风是功利的,拜金的,我觉得那应当是务实,是承认现实,是面对现实。记得上个学期的证券课上,大多数同学倍感痛苦,仅仅是因为受了何老师的精神压迫,因为老师要求我们要对金钱有欲望,要懂得社会上的生存法则。
    我们进入这个以财经命名的学校,就应当有这种意识。虽然我们的脑袋上刻的是新闻的字样。曾经的新闻理想也随着慢慢的长大而淡漠了,曾经的那种担道义,著文章的理想也成为偶尔的叹息的理由了。也许这些不是中财带给我的变化,而是社会现实撞碎了那些曾经的泡沫式的理想。中财也许在我的成长中更多的充当的是归宿的角色。我不知道如果这几年我生活在另外的一所学校里,现在的我是如何的?我的性情和我的思想会是怎么一个样子。也许没有比中财更好的选择了。    
   
我时常抱怨中财的老师不配登堂。但是,恰恰我的人生态度受的正是中财的老师的影响,更确切讲,使自己的文化与传媒学院的老师的影响。我不再厌恶自己的老师们了,反而对每一位老师都充满了敬意。老莫,老树,子蓉……因为在这些老师的课堂上,有我大学的回忆。
    也许是因为总是向往时刻在路上,总是把行旅当作最大的开怀,所以稀释了学校对于个人成长的作用。稀释了中财之于我的意义。我想我也许误解了中财,我对曾经对中财不够宽容。
    我现在只想告诉自己:学会宽容吧,一切都会成为美好。
    摊开掌心,我们才能获得向往的自由。摊开心中的褶皱,我们的平静才会舒展,我们心胸才会变得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