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创意创业育人计划专题» 成果奖项

我和王老师

作者:2004级财经文秘 曹翼飞 | 发布日期:2012-11-06
 
        我和王老师交往不多。
        初见王老师是在新生入学教育会上。零四年浅秋,在清河分部的一间很破败的教室里,我和诸多家长、新生一样,茫茫然坐着四处张望。教室像一个自由市场,操着各地方言的人们或欣喜、或紧张、或疑惑的肆意喧嚷。“吱呀”一声,随着卷门的翻转,一个高大清瘦的男子走进来,自由市场立即哑然无声,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他。他的衣服的颜色已不太记得,犹记得他的高大和因为高大而稍稍驼着的背。讲话的内容也早已不记得,大概是鼓励我们好好度过大学之类的话。于是我的大学生活就在他的讲话中懵懵懂懂的开始了。
        后来听说他是王老师,说的人一脸陶醉的崇拜,“他是我们的院长,还是我们学校的四大才子呢……”我无动于衷。我从农村来,其时对院长是何职务并不大了解。而且由于固有的作为农民对于官员的距离,我甚至有点抗拒和排斥他。说不定他的才华是吹嘘出来的,谁知道呢!我自作聪明的想。
        直到后来在本部我读到他的书,看到他的字。那时学校在主教楼做书画展,我跑过去附庸风雅。本来想无所谓的随意看看,突然就很喜欢几幅字的风格,清秀、婉转、畅快,看了落款,才知道是王老师的作品。于是我不禁得转变了固执,暗暗地对王老师生发出崇敬来。后来我也无知无畏,直接向王老师求字,不想王老师欣然答应。一副对联,每联近二十字,展开来有五六米长。我提出给王老师买支毛笔为谢,不想至今尚未兑现。补:我以为王老师的字不但承继了启体的端庄、清秀,更有他自己对字的理解。他的字的婉转悠扬,飘逸灵动,不只是在写字,也是在书写人生的自然恬淡。他的书亦如此。王老师研究老子,必然深谙道法自然,想必从道中悟道,因此收获了豁达大气和超凡脱俗。我一直私下猜度,王老师必定是个爱自然、爱生活的人。
        求字不久后的零八年秋,王老师因为染恙,许久没在学院见他。好几个老师和同学说起王老师的病情的严重,说起王老师见到大家去看望他时的老泪纵横。我很黯然,作为学院里一个最普通的学生,平时没有过人的表现,也不大能说会道,王老师大概是不知道我的,能去医院探望的只能是亲朋挚友或者得意门生,我这种平凡不过的人大概还没有资格罢。
        这期间不知从哪里看到了王老师的文章,内容也记不得了,却深刻的记着几个词:“病去如抽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也不见得是什么能叫人欢欣鼓舞的词,但我看后却有如释重负的坦然,王老师终究不是一般的人,他是超凡脱俗的。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能写出这几个词,至少从心理上,他是已经越过了的。
        后来再见到王老师时,他已经拄起拐杖了,有时还要人搀扶。看着他拄着拐颤颤巍巍在校园里走着的背影,不知是悟还是叹,我竟几次暗暗的鼻子发酸。
        后来不知何故,王老师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了。那时我优干保研,在学校宣传部工作。在一次各院院长会议上,王老师指着我,向别的院长说,这是我们学院的学生,XXX……言语中充满着自豪。听得此言,我飘然有受宠若惊般感觉,一直兴奋了好多天。
        机缘巧合,读研期间,王老师亲自为我们教授文化产业课程。他的课程别具一格,不像别的老师般在教室照本宣科,而是大家围坐在会议室里,讲一会儿,讨论一会儿,颇有点书院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风格,以为这样才是真的研究生课堂。最后的作业是一篇有关讨论话题的论文。我那时不以为意,把讨论的东西略加整理,就交了上去。过了两日,拿回来一看,王老师已经用红笔在论文上做了细细地标记:有的地方写着好字,加着大大的感叹号;有的地方说明论文的陈述何处不到位,如何修订,洋洋洒洒甚至半页有余;连标点符号和语法的错误都一一订正了。我有点惭愧,愈加敬佩王老师的治学态度:教授课堂的生动活泼,论文写作的严谨认真。
        最近一次见到王老师,是在我们的毕业论文答辩会上。答辩开始前,他来学院大会议室来看我们,大家站起来向他问好。他向大家微笑示意,逐个的叫出了我们的名字。看到我在一个角落里坐着,王老师向我走来,我赶忙迎上去。他说:“你最后工作的事情都落实好了吧?”我说已基本定好,他说:“很好,在那工作不比学校,一定要好好干……”在校八载,终将离别的时候,我才突然的发现,王老师其实详细的记得我们每个人的点点滴滴,也在“烹小鲜”般关注我们的成长。在他转身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看到他染过的头发又露出花白的发根,看到他本来微驼的背隐隐的更驼了,我赶忙的转过脸去,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竭力不让泪掉下来。
        我和王老师交往不多,却从他那里得到了许许多多的教诲和成长。也许这便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只是无名小卒,王老师却实实在在是令人由衷敬佩的真君子、真师长、真学者。说交往不多,也有道理,王老师是本大书,至今我尚未读得一二:说他是个儒者,却有大气通脱、道风仙骨的清奇;说他是个道者,却又有饱读诗书、出尘入世的儒雅。
        如今,写着这篇短文,想起王老师来,头脑中似有一张清晰的照片:精神矍铄的站着,左手插兜,右手夹着烟卷,面带微笑,神采奕奕。说起照片,我还看到过王老师的一张照片:长发、墨镜、长大衣、卡其裤子、皮鞋,一边走一边侧望着远方,手中却提溜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风筝,清雅而可爱。
祝王老师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