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创意创业育人计划专题» 成果奖项

回忆2009

作者:2006级广告 李冒兴 | 发布日期:2012-11-07
 

看着挂在墙上的“无欲则刚”,感慨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已三年。这幅字是院长送我的,送字的时候还顺了顿饭,当然这一切都源于读书的时候掌握了一门既能把妹又能接触到各类人物的不二技能——修电脑。自06年入学以来,先是卖电脑,然后是懂电脑,再顺道修电脑,从一毛不懂的基层电脑盲,到给同学修、给学姐修、给学妹修、给越南妹子修、给老师修、最后去院长家修,一路走来,发现收获的不只是自信和爱情,还有一幅价值不菲的“无欲则刚”。当然我不会傻到真去淘宝上卖掉,放在屋里时常斟酌,静静发呆——原来那是2009年。

第一章  春

    2月的雪压得帝都喘不过气来,昊哥和我报了驾校,那是著名的海淀驾校旁边两公里的金龙驾校,昊哥说一定要整个A照,我说那玩意儿有毛用?不过是可以开公共汽车而已,昊哥深深地呼了一口白烟——开车装逼的最高境界就是拿着A照开自动挡。现在想起来,当年的乐事就是一起意淫自己今后多么牛逼,而现在的乐事除了继续无情的打击伟哥外,就是一起回忆当年如何的傻逼。

从城建宿舍到澡堂是一段充满着豪情的大道,傍晚时分,各色男女、各色澡具、各色拖鞋,当然还包括伟哥的花凉鞋套白袜子,齐刷刷的漫步在大马路上,叫过往的百姓好不赞叹学校的规模,以为中财大吞并了学院南路。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晴天霹雳,洗澡人群的坚定不移感动了卖鸡蛋灌饼的大妈、感动了卖烤地瓜的大叔、感动了摆地摊的妹子、感动了借8元钱坐车的阿婆,他们夜以继日的守候在这条路上,最后和我们相知、相熟甚至成为了歇脚时无话不聊的忘年之交。在这条路上,能看见小白搂着女友的倩肩,能看见姚大神被夜色映衬出的皙白肌肤,能看见姜维壮老教授漫步的背影,能看见酒醉后一起上吐下泻的圣迹。

那些年我们一起疯狂,城建宿舍的书架上总是摆满了各色酒瓶,伟哥的日货电脑总是在游戏开始后要卡上几秒,昊哥的硬盘里总是充满了对艺术的追求,姚大神的感冒总是能在瘦下几斤之后不治而愈。那一年的我们在浑浑噩噩中迎来了春天的声音。

    大三下学期的课基本等于没有,茫然之中还是选了院长的“老子”,不过至今已无法记忆当时关于“老子”的任何东西,却记得院长讲到自己参加釜山电影节不认识梁朝伟的经历,当在座的女生都惊呼的时候,院长却来了一句“回来查了一下,演得还行”,至今细细品尝,原来“无为”的也是淡泊名利,以致无欲则刚。

第二章 

    6月的雨淹没了紫禁城外大小的街道,昊哥、小白、加加、伟哥、姚大神、涛涛、川川、PP和我在主教二楼帮着老树挂着“四大才子”的作品,晓乐老师拎了一筐刚从广州空运过来的荔枝,大伙吃得不亦乐乎,不过那时却万万没想到毕业后能和兄弟们在广州打天下。由于雨实在太大,刚下课的人们被困在了主教大堂内,九名流氓就在二楼整齐的站成一排向下打望。

夏日京城的炎热撩起了学姐学妹们无尽的风情,大伙看得如痴如醉,却无一人发表言论,甚至没有一人有肢体上的反应,当然除了伟哥有频率抖动的臀部。老树粗犷的铃声打断了我们的思索,老树感叹道,大伙儿读四年书、换了三个宿舍、打了两次零工,该是吃顿饭了。于是乎就在专家宾馆抱坛而饮,这坛酒是老树从山东拉回来的原浆酒,度数极高,不胜酒力的三两杯就已经面红耳赤,最终未得饮尽,但却为日后的分别埋下伏笔。

随着上一届的毕业,我们也顺利搬进了学四楼——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一栋混居宿舍,然而等流氓大军兵临城下后,却发现这里早成了赌场和游戏厅。我们分在四楼,打开窗户就可以享受中财大厦中央空调吹出来的暖风,不知道是天意使然还是宿管大叔的刻意安排,加加、伟哥、涛涛、姚大神、川川和我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当晚的兴奋不可言喻,除了啜几口原浆酒外,更是要好好打几把有意义的DOTA。当然, DOTA是五个人的游戏,按照传统,伟哥自然成为了对方阵营,现在想来,也许最初打DOTA的目的就是为了狠狠地调戏伟哥,那一夜,伟哥输得拍红了自己的大腿。

很快暑假临近,涛涛和我做了一个傻X的决定,就是留校找实习,结果两个月过去了,实习没找到,DOTA技术却突飞猛进。期间,涛涛割掉了阑尾,享受着伟哥母亲般的照顾,我去了院长家修电脑,院长送了幅“无欲则刚”还亲切的赞叹我是大好人,字收下而老脸一红道,大好人是我的目标。

第三章 

9月的北京有着丽江般小资的情调,一时间除流氓们外,其他同学都变得匆忙,建国兼建校60周年在即,但对我来说不过是“十一”前一晚在“校门口”刷了一夜麻将,还听见了空军的小飞机,以及在校庆那天看见了名满天下的老校友和被我修过电脑的官二代留学生——赞比亚总统顾问。

与此同时,毕业招聘会也拉开帷幕,由于是非金融专业,在面对各色财务岗位的时候,不免简历被人家抛到脑后,找了一个秋天,除了被几家保险公司相中外,其他公司皆无斩获。我不得不开始思考人生,到底是这条路的问题,还是路的方向问题。经过对伟哥等人苦力考研和姚大神夜以继日神游的观察,发现路没问题,只是方向选错了,我爱北京,北京却压根不知道你。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用“每天睡到自然醒,午饭DOTA泡澡堂”来形容,看着考研、出国以及考公务员的人群进进出出,不免心中一阵邪恶的淫笑。院长曾经感慨道“现在连考研和出国留学都成了就业指标了,我们的教育进入了误区”。但现实如此,谁都爱莫能助,试问哪一个爹妈不是想着自己的孩子上好大学、找好工作呢?

流氓们面面相觑,也许大家早就忘了爹妈的嘱咐、社会的残酷,沉浸在四年的假期中。毕业后,大伙都感慨凯哥追求自我的高尚和自身的庸俗,谈论着凯哥在丽江、在泸沽湖、在拉萨、在西北大漠的种种,但最终还是回到酒桌上现实的庸俗,端起酒杯,一干再干。

第四章 

111,冬雪早至,折枝断棚,百折不挠和屡败屡战的求职历程锻炼了一张无耻的脸皮和油滑的笑嘴,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抑或是被荔枝女神看中,在经过极其顺利而又精彩绝伦的面试后,我被通知前往广州终面。回到宿舍纠结万分,北京,毕竟还是一番难舍的情怀,北京,毕竟留下了无数的液体和笑容。涛涛劝道“别去了,那边全是背多芬”,但这厮数月之后却到广州成为了人民的公仆。

冬至的清晨,加加早早的起床,穿了一身闪闪发亮的婚礼西服,系了一条红色花领带,准备去某政府机关实习,我跟伟哥迷迷糊糊的看了半天,最后决定果断帮他扒下来,换上伟哥花大价钱淘回来的西装,系上长久未洗的黑领带,再上下打量一番,确认腰以上勉强可以后,开闸放行。

我也缓缓的爬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火车票,收拾了箱子,背起行囊,抱起原浆酒小酌一番,在冬至的傍晚,一家团聚吃饺子的向往中,踩着纷飞的雪花,踏上了开往南国追逐梦想的列车。

我错过了院庆,走之前还帮院长好好的整理了一番电脑,据说打扫院长室也能得一幅字,看来劳动真的不分贵贱,一样是打扫,一个是屋子,一个是硬盘。

后言

忘记在哪个场合,院长曾谈到大学应当如何教育,不是向学生灌输知识和技能,而是打通学生的思维,从原有的束缚中发散出去。也许正是这样的思维使得我们能够在工作中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能够迅速的学习和掌握工作技能,能够适应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岗位,能够在领导和同事的人际交往中游刃有余。

加加、伟哥、涛涛和我都在命运的安排下到了广州,时至今日,DOTA仍是唯一能够联系感情的纽带,伟哥则仍是对手的ATM机,而变的,是对阵双方成了广州队和北京队,对战的平台从局域网变成了妖妖。每周聚会茶余饭后的话题从苍井空与DOTA变成了基金与信托,从如何配合打GANK变成了如何想法一起赚大钱。毕业两年,过年总能收到涛处的腊肉和鸡蛋,出行总能叫上加加做司机,四个人在一起总会想方设法套出伟哥的各种电影卡和洗衣卡,即使是看《画皮II》这种低技术含量的电影,寂寞时还会一起去长隆的夜场。

入学时惊叹院长是启功先生的弟子,毕业后感叹逃课太多,现实的残酷始终无法达到“无欲则刚”的境界,顶多实现“无惧则刚”,也许丰衣足食之后,这四个字能成为心中的无价之宝,感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