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创意创业育人计划专题» 成果奖项

王门三四事

作者:2007级研 龙阳 | 发布日期:2012-11-12

    “以前啊,四川有个唐门,善于使毒;现在啊,中财有个王门,善于舞文弄墨。”这是“中财王门”QQ群的签名,乍看一眼,觉得有点得瑟,回味一下,却是倍感温暖,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徜徉心头。
加入王门,源于偶然。五年前,我来到这里,十一过后学院开始导师与研究生互选工作,印象很深的是,当时王强老师刚从山东出差回来,我是第一次见他,王老师坐在所有导师中间,留着半长的头发,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眼镜微微下滑,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儒雅气息,侃侃而谈之时折射幽默睿智,立马就抓住了我的注意力,于是,王老师成为了我的意向导师。其实,整个事情不是我选了王老师做导师就能成为王老师的学生,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是,除了我,还有好几个人也选了王老师,王老师也需要做选择,而我是怎么凭着一口浓重的湖南普通话口音加入王门,至今不得而知。
    入门以后没几天,王老师请我跟刘星吃饭,也跟师兄师姐认识一下,算是正式遁入王门。在艺海酒店东侧一家饭店二楼,简短说辞之后便是觥筹交错,王老师性格豪爽,健谈,师兄师姐亦是传承门风,不仅酒量好,酒品更是佳,初次见面就主动给师弟频频敬酒,几瓶啤酒下去面不改色,而我已是微醺。其实那个时候我酒量一般,能喝一点,但喝不了多少,可是怎么着气场不能输,硬是一杯一杯顶下去了。由于是中午,没有大喝,饭后王老师对师兄说了一句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话——“龙阳这小子不知道能不能喝,但他敢喝”。
    在王门的日子很是惬意,在学校上上课,跟着王老师出去做做课题,过一段时间跟着出去蹭蹭饭,很快就到了该找工作的时候。2008年国庆之前给王老师电话,王老师说有点感冒,大家都没怎么在意,没想到后来演变为重症。人的生命有时候真的很脆弱,几天前还好好的,突然就病到说不出话,不能动弹,视力急剧下降甚至暂时失明,必须使用氧气机,这些以前只在电影里出现的镜头,发现在了王老师的身上。那段时间,学院的老师和王门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都排着队去医院照顾,尤其是刘飒师姐,几乎是每天都在病床边守护,对王老师照顾得无微不至,让我看到了王门不仅仅只是一种称谓,更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后来休校史时跟王老师聊起那段往事,才知道王老师当时的内心世界也很复杂,一方面因为生病希望大家来探望,另一方面情绪又很脆弱,见到朋友学生过来,会变得很伤感。
    在昌平休校史的那几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除了查史料写东西,其他的分工是这样的:我负责采购及打扫院子,师姐刘飒负责做饭,师妹妮娜或彭欢饭后洗碗,做大菜的时候就王老师亲自下厨。除了王门,还有一只大笨狗金子、小猫银子与我们为伴。那段时间,着实喝掉王老师不少好酒。除了早餐,中午和晚上我们都会小酌几杯,而师姐总是喝她的宝水(可乐),一起听王老师给我们讲他十几岁时在农村插队的日子,讲他养的那条德国黑贝如何救了他一命,讲他如何学着赶大车,讲学校文革时的那些事,讲学院的发展历史,讲前些年的师兄师姐们,诸如此类,每每聊起这些话题,整个院子都充满我们的欢笑声。有时候晚上吃完饭,我们会带着金子出去遛遛,也给自己消消食,或者在院子里打一段八段锦,微微出汗,神清气爽。那段日子,我的体重也在急剧上升,这得益于王老师的高超厨艺。记得有一次跟王老师一起去集市买菜,搬了大半扇排骨回来,总共七八十块钱的,王老师知道我们爱吃,回去后一次全红烧了,开始我跟师姐还觉得可能得吃好几天才能吃完,后来的事实是,只不过晚上多吃了一顿就全吃光了。
    一晃都毕业3年了,这些往事却还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这几年,王老师腿疾严重,身体已大不如前,去年做了股骨头手术后稍微好点,这也让我们倍感欣慰。今年是王老师从教30周年,希望“中财王门”队伍越来越壮大,掌门人王老师身体越来越好,谨以此小记,聊表心中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