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创意创业育人计划专题» 成果奖项

文化与传媒学院2010级研究生班

作者:文化与传媒学院2010级研究生班 | 发布日期:2012-11-12

文化与传媒学院2010级研究生班共有23名同学,来自三个不同的专业。媒体经济专业14人,文艺学专业8人,外加享受VIP待遇的逻辑学专业金磊,来自天南地北的大家在中财相遇,也迎来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相对于本科生而言,研究生阶段的求学时间较为紧迫,第一年全力修完学分,做好课程论文,第二年就要为求职和撰写毕业论文而忙碌。步履匆匆的两年中,难忘师恩与教诲。王院长的文化产业研究讲的随性洒脱,虽是一门较为枯燥的课程,王院长却能将当下热点与教学结合起来,让人听来耳目一新。莫林虎老师主讲的国学经典是少有的几门全校公选课之一,能够将近300人的大教室坐满,也是当时的一道风景线。祝兴平老师的促膝长谈,陈端老师的娓娓道来,都曾让我们动容。文传在中财相对浮躁的氛围下,显得愈加平和与从容,多了一些书卷气,少了一些功利心,我想这是我们在中财两年亦师亦友的生活中得到最多的熏陶。

集体出游是每个班级必不可少的活动,文传学院研究生班作为一个拥有20多名成员的大家庭,经常集体找寻欢乐,放松心情。可能是为了让某位同学cheer up,也有可能是大家的心血来潮,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大家的心总是非常一致,积极地加入到活动中来。植物园求桃花解决大龄剩女问题,青龙峡自主烧烤庆五一,玉渊潭浪漫樱花一日游,陶然亭毕业写真之旅……丰富多样的活动不仅让我们这个集体在学习之余放松了心情,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同时,也在我们最后的学生生涯中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研究生的课堂并不是填鸭式教学,师生互动,教学相长成为了常态。我们常常为了一堂课的十几分钟讲述翻阅大量的资料,而讲解的过程中却发现自己的见解仍然比较浅显,甚至是漏洞百出。老师们对于我们有一份宽容,更有一份理解,师生之间就知识的掌握进行了更多的交流,也碰撞出了火花。

课程论文撰写是研究生学习阶段的一种重要方式,虽然没有了期末考试的压力,但是由于学校对研究生有每人发两篇或参与两项课题的要求,我们的课程论文撰写成为了对外发表的主要素材,这对论文质量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我们每一位同学都坚持凭借实力去发表文章,而不是自行支付版面费,我想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研究生阶段学习生涯的肯定。

转眼间就到了求职季,两年短暂的研究生时光似乎一直被求职艰难的笼罩,研一的下学期开始寻找暑期实习机会,而九月一过更是迎来了宣讲、笔试、面试的高峰,我们奔波于京城各大高校、写字楼、酒店,应付着面试官或冷漠或和善的面孔,一次次尝试去说服他们,证明自己。求职过程中,自己的专业常常受到各种质疑,我们见惯了惊诧的面孔,就开始思考应对的策略,于是媒体经济成了产业经济学,文艺学成了文化产业投融资。甚至有些时候我们会因为面试官的一丝不屑而愤怒,为自己的尊严一搏,而忽略了工作本身。

求职路程的艰辛我们都曾无数次设想,但当压力骤然增加,我们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北大、清华等高校的招聘会对于中财毕业生而言似乎有些高不可攀,而到中财来招聘的企业又更多的是面向金融、会计等专业,我们在求职初期的一次又一次面壁使我们多少有些心灰意冷。回过头来看我们的求职路,专业的限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如果我们没有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准确定位,那可能今天我们的就业去向就会是另外一番局面。

20126月的毕业季中,我们盘算了一下,两位同学进入了国家公务员序列,多名同学留在了央企,更在全国多个省份的建设银行建立起了“根据地”,这些就业去向相比较于以往的师兄师姐虽不能说有大的突破,但在经济形势不够景气,就业问题严峻的大背景下也算得上是皆大欢喜了。

毕业论文撰写是研究生阶段学习生活的最后一次“大考”,无论是我们自身还是指导教师都十分重视,学院提前近一年的时间就要求大家准备开题答辩,与自身专业方向和研究兴趣相结合。在繁忙的找工作任务之余,查阅资料、探讨论文写作、与指导教师沟通就成为了我们生活最重要的组成。经历了多番修改,师生之间的沟通、互动乃至激烈的争吵,我们才拿出了一篇较为满意的论文。文化与传媒产业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有着太多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领域,在论文撰写和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接触到一个未知领域,因此大家在交流中都得到了知识的增长。

尽管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毕业论文的最终检验到来的时候,我们还是受到了很严厉的批评,甚至有的答辩老师指出我们远远达不到硕士研究生的毕业水准,郁闷难过之余更多的还是信服,深深地感受到老师们对学术方面的严谨要求,更对自己知识底蕴的欠缺感到遗憾。

回首短暂的研究生生涯,文传给予我们每一个人的并不仅仅是知识,也不局限于一份友情,一段回忆,而是成为了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这样一段时光里,能够与这些挚爱的同窗相伴,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