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创意创业育人计划专题» 成果奖项

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作者:2000级财经文秘班 宁晓林 | 发布日期:2012-11-12

    提起笔来,踌躇甚多,确是因自工作来,每日混迹于各种琐事,辗转于各类条框,可直抒胸臆、恣意随性的写些离灵魂近些、离现实远些的东西机会太少,另学院里一直人才辈出,才思者众,随写一篇,很是抱歉,然实不写,心中又实愧于王老师多年来的教诲之情,以此文念,愿吾师岁岁常好,日日舒心。
    遥想自初来中财至今已有12个年头,已是一轮回,当初刚成人的我们,如今已入而立之年,时光流水,匆匆不回,但王老师当年“扎实的专业基础,充盈的人文关怀,熟练的操作技能”之言至今仍时时萦绕心头,莫不敢忘。因是女生的缘故,大学期间除上课外和王老师的接触很是不多,故风闻的王老师于酒桌间的觥筹交错、风流态度只曾远观或听述几次,并未亲见,但王老师作为院长的权威形象,作为学者的儒雅风度,于学院里、于班级间确是神般存在。王老师身长、清瘦、发酷、言缓,走起路来身姿缥缈,恍若出世之贤,然传业授道之时却沉稳厚重,洞察世事,切中颇深,若可以书绘人,王师确似一本内容博深、处实去华的沉香木书,历久弥新,年深日贵。
    想我们2000级入学之时,诸多同学仍乃其他财经类相关专业调剂而来,居此中国财经黄埔之中,似只可为些与生计谋相远之事,风花雪月虽好,但总与现实无用,心中很是不甘,开始只敢逃于其他中文相关课业,后因发现王老师课从不点名,竟至王老师课也走之,后听闻潜于货币银行与国际金融居多,犹记王老师当时所授为《中国通史》,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惭愧于课业内容已几记不清,但王老师博古通今的激扬风度仍有所忆,然几次课后班里上课人数都不及双数,甚至某日,竟只以7人计,且既此仍有半数左右在习得微积分作业,王老师当日应是连三节课,第一节未语,授课如旧;二节不发,语音如常;三节终忍不住,正讲正课内容,忽音量见高说道:“前日我遇到一朋友,说经某班级课堂门口,以为此班自习,然稍一抬头,竟发现我于前方授课,想当年我授其他专业大班公共课时还常人满拥挤,尚有立于暖气之上听课者,现于自己学院讲专业课竟人可罗雀,未可知…”。但未几句感慨,王老师又转为课堂授业中,课下大家悄悄议论,未想王老师也为幽默之人,竟被大家逼得走下神坛了,乐哉感叹,久念不已,但就是那次王老师的形象终在大家心中鲜活起来,不似院长,更似恩师挚友。我想当时的我们也确实太年少,总是想要急功近利的成长,匆忙不迭的获得,以能尽快更好的享有极大极丰富的与时俱进的物质生活,却远远忘记了自己内心所需的宁静和所持,现在想来,王老师那时授课的内容是模糊的,但其授课的精神风骨却是清晰投射到了每个人的内心,时时提醒你尚有赤子之心未醒,与人与事与世应尚有真心,尚有热爱,尚有难忘,尚有不舍,此乃当今之世最为难得,也最为要紧。
    而王老师于我个人而言,也是有着某大恩情,想我当年是学院成立以来第一个得到保研机会的,但苦于学院建立时间不长尚无硕士学位点,当时很是害怕,甚是担心诸多努力后终无学可上,每日惶惶,忽一日学院的团总书记告知我说:你保研的事情定下了,多亏了王老师,你能去财政学院念书了。当时听闻,久久不敢相信,此事虽似笑谈,想我四年间与王老师近距接触基本于无,连单独说话都未有过,王老师竟能竟愿竟肯为只知是自己的学生这般帮助,其情其义,难于言表,后多有机会几番感谢,王老师从来只言:“都是自己学生嘛”,言语朴实,情却深重,又多听诸位师兄弟姐妹说起,只要是学生的事情,无论大小,无论难易,王老师都会尽自己最大能力一次次的关怀帮助而从未求得半丝回报。从当年的中文系到如今的文化传媒学院,已十余年的光阴,王老师的学生早已遍布内外,桃李天涯,对王老师言看似只是对每个学生萍水一点的帮助,但在每个曾受惠过的学生心里却早已激起晕圈般感恩的浪花,以王老师之行之心正己修身,以治学为公爱天下。
    随记散漫,谈王老师特点,很难不言其字的。有文,人之为书,字如其人,王老师书法师承启功先生,颇得其精髓,于王老师书写,又见其自我风格,近些年来,看王老师所出书法帖集,每每观及,真如亲见王老师面般,字也潇洒,骨也傲立,让人望之即生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之感,可品其韵味并非朝夕不辍练习可得,乃此人需小少青中四段年华均有修为,心胸高阔,不吝自省,常善自身方可成。王老师是山东人,望其字感其人,当真像北方的树样,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历历可见,清晰勇敢,坚强不凡。
    留校工作后反而见到王老师机会多起来,常有聚会,每每席上,听王老师谈古论今,引经据典,点评世事,颇见功力,总是受益良多,深悔于大学未曾用功,同时又很是庆幸自己如今仍有机会聆听王老师教诲。犹记得教育先行者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话—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王老师于我,于文传学院的每一位同学,其感也同于此吧。《道德经》中有云:“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王老师从不直言,然已身行践之,率而表之,其为尊师,下自不言。